伏景奕

白兰相关所有cp都喜欢,沉迷白兰无法自拔

白兰杰索的审神者生涯
非常抱歉,我会自我反省

白兰的审神者生涯【修改】

突然沉迷了刀剑,算是个人的一点幻想
私设成山
ooc严重
慎入

【一】初见时之政府

白兰瞪着一双紫罗兰的眼睛茫然的看着天花板两眼放空,现在时间毫无疑问的是日上三竿,从街道那边传来的嘈杂声响中甚至可以听到有中年人用低沉的嗓音谈论午餐的去处。

啊——真好,结伴去吃拉面么?又或者是关东煮?盖浇饭似乎也不错呢……

这么一想早已经饿的没有知觉的胃部又传来了咕噜噜的响声。

我的棉花糖呢?习惯性伸出手打算去拿棉花糖时却没有触碰到记忆里应当存在的美味

我居然没有死
扭头看着伸出去的手臂遮住了窗帘透过的光微微愣神。完好的无损的修长有力的手指,火焰灼烧的感觉仿佛还残留在皮肤上。炙热到似乎连同灵魂都灼烧殆尽的温度。白兰看了看自己修长的手臂以及体内活跃涌动的力量露出一个怪异的微笑

“真是太~不幸了呢~♪”

不是梦

当白兰从空旷一片的思维里回到现实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完【hun】好【shen】无【chi】损【luo】的躺在柔软的床铺上,身体完全放松,周围感觉不到任何危险因素,似乎是缺乏糖分推动自我感觉完全没有活力的白兰神游了一会才迟缓的想:应该坐起来看看

现在是什么时候?

十二点?一点?两点?

更早一些或者更晚一些?

磨磨蹭蹭着身子令自己慢慢坐起观察起房间的布局

目之所及理所当然的看到一片光亮,钟表走动的哒哒声在这一片寂静里显得异常突兀。窗帘被拉起,只从边角隐约露出金灿的光斑。

具体时间不知,但可以确信是在正午,白兰猛地从本应该持续进行的神游中醒来,胃部传来一阵空虚的阵痛。

所以说没有棉花糖真是差评啊

左右扫视床铺周围,没有自己所喜爱的棉花糖太阳穴不忍一阵阵的抽搐迟疑着要不要冒着迷路的危险去找找棉花糖时

“哗——”门被人从外面拉开

“哈哈,你醒了?真是惊喜啊——”

应声扭头看向来人,正午热烈的阳光投射进来刺激的人忍不住眯起了眼睛,也只勉强看出来人是个身形高大的男子,听声音似乎很欢乐?

“唔…是你们找到了我吗”不想再直视门外某位带进来的光弄的自己眼睛不舒服,不满的转头回去俯视着床脚缓解眼睛的刺痛随意的抛出一句疑问,同时眯眼打量一下打开门走进来就忘了关上的某人

“是的啊…不要这么冷淡嘛少年~”最开始似乎很开心的声音仿佛感叹着什么似的。突然发现正在舒缓眼睛的白兰一副冷淡的样子很自来熟的拍拍白兰的肩膀。真是令人不舒服啊。白兰忍不住无奈的揉了揉抽痛不止的太阳穴无奈的想到,没有棉花糖再次感觉到自己的胃在抗议搅和得没法静下心来思考

白兰摇摇头选择性忽略了身体的不适,微微眯了一下眼睛露出轻巧的微笑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突然有些发懵甚至呆滞的人
“那么……”

“是这样……我们希望您能够担任审神者”来人却突然像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脸色张红非常快速的抛出了这一句,同时放下他一直拿在手里的东西低声道“你休息完毕后前去会客室吧可以了解的更多更多”
说完像是躲着什么一样快步转身低着头离开,仿佛后面有着什么洪水猛兽

“噗~”白发少年盯着又被红着耳根的人逃一样关起的纸门一阵好笑“嗯~难道我已经可怕到这种程度了~这里的人真可爱呀”

白兰·洪水猛兽·杰索选择性无视自己什么都没穿的实情摸着自己的下巴思索几秒就将那个人并没有告诉自己会客室在哪里抛之脑后,随即打量起送来的物品
一套纯白色的和服【狩衣】,不错的审美~【看来这里的品味还不错】一盘盛放在果盘里的棉花糖【真是太体贴了这里的饮食也不错嘛~←来自已经吃上的某只】剩下的一些饭菜……无视无视【都是无聊的东西退回去好了】

…………………………………

“会客室会客室……啊嘞嘞~原来在这里呀♪”换好衣服并享受完美味【棉花糖】的白兰·不安分·杰索丝毫没有在意自己人生地不熟且没有人告诉自己如何到达会客室的情况下出门,并且华丽的迷失在“参观”的路上

习惯性沿着走廊走到末了,如愿发现了挂在墙壁上的门牌,手指先于想法的作出拉开的动作。

里面并没有锁上,甚至门本身就是虚掩着,借着他随意的推触便打开来

“我可以进来吗——”虽然这么问着却没有打算等到回应直接拉开了门并且瞬间听到里面传来一阵人仰马翻的慌乱声,少年的嘴角拉扯出一个浅浅的弧度。
………………………………………

“审神者?好像并没有什么诱惑力呀~我亲爱的时之政府”白发白衣的少年露出轻巧乖驯的微笑,十指相扣着手肘撑桌抵住下颌目光柔和的注视着因为自己的态度变得奇怪的此地主人,自称时之政府的人或是组织。

当在镜子里看到身体外貌都缩水到只有十六七岁模样时白兰也是十分惊讶的,也增添了不少好奇和跃跃欲试的挑战心理。一个新的完全不同世界,跳出了曾经加在自己身上被称为“命运”的枷锁,即使发现自己的能力有一大半没有了作用也不能影响白兰的好心情。

果然是坏人遗万年吧

维持着兴味的微笑欣赏着对面正在解释审神者意义的时之政府白兰不自觉这么想着,当发现对方因为他的沉默越来越着急的解释和优待条件心里小小的为自己的走神愧疚的一会儿,不过也只有一秒而已

“噗~”自觉看够了对方的反应并且在他的地盘,戏过了可就不好玩了呀~非常给面子的转换口风“目前我也无处可去,也算是你们救了我不是吗,我可是非常“知恩图报”的人哦~”意有所指的咬住几个字骤然下弯双眸,扩大唇角弧度展开笑容
“所以我当然愿意贡献我的一份力量的哟”

不过若是按照魔王勇者的剧本的话这应该是勇者的工作吧
口上微笑答应着心里却漫不经心想到了其他无关的东西

“呼……这样的话就请您先选择出前往的目的地吧吧”对方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模样令白兰的笑容又深了几分,虽然不知道对方对自己有什么忌惮和所求,不过这样不也是很好吗,暂时对于他们的目的还没有那么大的兴趣。而且,现在似乎有一个更加有趣独特的游戏在等着自己。

“这是狐之助,他会负责指导您如何使用灵力运行本丸,”对方起身招手的同时从门外跑进来一只黄白相间的迷你型狐狸“狐之助接下来拜托你了……”
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白兰攥紧了手中据说可以随时申请提取各种资源的令牌,眸子里的紫色沉淀了下去,几近深紫色,嘴角的弧度却是愈来愈深。
果然在忌惮着我什么啊
将令牌提到眼前欣赏了鎏金勾边,毫不顾忌眼里的探究。虽然还不明白他们在顾忌什么不过也不防利用一下,毕竟他可不觉得那样迫于压力才做出好态度的人会没有一点心机

将时之政府的异常暂时放到一边,眼前这个像宠物多过像助手的小狐狸明显更有趣一些。

会说话,有一定心智

白兰不紧不慢的跟随着对方称呼为狐之助的小巧绒球,黄白相间的毛发给人一种轻松感。毛茸茸的绒毛仿佛在不停说着我们很舒服的哟快来摸摸吧~一样

白兰·杰索是一个充满孩童之心的人
从来都是想到了感兴趣便一定去做到。眼下被这毛绒团吸引了便毫不犹豫的伸出手去拎着前面认真介绍的狐之助的后颈放进怀里,至于之前的介绍?那是什么?随风飘散吧
“∑审,审神者大人?!”惊慌失措的狐狸颤颤巍巍的抖着耳朵又不敢大力挣扎
“怎么了♪”又小又软的果然和想象中一样舒服,和白龙不一样的触感

“请您不要……好舒服~~”一只手不停的撸着狐狸的耳朵顺着毛从头抚摸到尾部。

少年扬起的嘴角带着不明意味的弧度,虽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战斗中活下来的,不过原因并不重要,那个已经失败的游戏,可不能再出现第二次呢

“啊,审神者大人”好不容易从撸毛中回神的狐之助发现白兰快要走过现世大门的时候顾不得很想沉迷的感觉急忙出声提醒“前面就是现世的入口了,我们通过现世就可以去往本丸啦~”

“本丸吗——希望是个值得我期待的地方呐~”

b.私设从时之政府到本丸要经过现世
但是从本丸回到现世需要先向时之政府发出申请
白兰去现世的时候遇见了大惊喜x

解释:这个白兰是未来战结束后因为一些特殊情况并没有完全死亡【意外】掉落到了刀剑世界,最大的bug一样的能力沟通平行世界用不了,没有白龙【没有匣兵器】但是依然可以让力量具象化【比如翅膀,白指等等】十六七岁的白兰大人纯良纯良,没有玛雷指环我白兰也是最厉害的x
PS火焰等同于灵力,未来有纲吉串门的剧情x【放在这里提醒自己记得写】